尤为可爱

往后余生 全部都是你🌟

呜呜这真的是,激动之情难以言表(´°̥̥̥̥̥̥̥̥ω°̥̥̥̥̥̥̥̥`),只能激情表白 @奶茶评测员烧杯🍉了!呜呜字真的炒鸡好看的!!

【长得俊】往后余生

题与名不符系列
深夜乱码
小橘23岁生日快乐
//////

22岁遇到的你,23岁喜欢的你。

林彦俊最近听了一首歌,《往后余生》。兴许是太过感触,就连洗澡时也在无意中的哼。
从哪来的感触呢。

尤长靖。
22岁时无意中闯进他心窝的某只兔子。
它的毛白白的,肚子饿时喜欢耷拉着耳朵盯着食物,开心的时候又会在床上滚来滚去。然后用他一身的毛去蹭着自己。
尤长靖和它一样,一样可爱。

【看星星】
“林彦俊,去看星星吗?”空调机的声音有些突突作响,林彦俊关上灯闭上眼还没过几秒,尤长靖突然从上铺探下了头,亮着一双眼睛的看向他。
几秒不过,林彦俊就下了床,冲着尤长靖说:“小声一点。”
小声一点,别吵醒了别人,打扰到我们看星星。

今晚有星星,有月亮。
林彦俊手握着栏杆,时不时有冷风吹来,庆幸自己拿了一件外套出来。余光无意看到一旁的尤长靖,身上只穿了间单薄的睡衣,时不时被冷风侵袭的抖擞一下身子,却丝毫不打扰他看星星的兴趣。
为什么不穿外套。这句话在林彦俊喉咙间翻滚了一下,被咽了下去,把自己的衣服披在了尤长靖身上。

突如其来的衣服把尤长靖吓了一跳。低头看了看身上的黑色外套,又看了看匆忙撇开目光的林彦俊,整个人忽然靠了过去,缩短了两人的距离。
他抬头,闷闷的声音传来。
“你冷吗?”

“不冷。”尤长靖听见林彦俊说。
抬头看了看倔强的人,伸手把衣服盖在了中间,没被盖到的左肩和右肩颤抖了一下。林彦俊看向尤长靖。后者却朝他眨了眨眼睛。

“林彦俊,快看那个星星!”

他抬头,是颗在群星中间绽放光芒的星星。
……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有了第二次就有第三次。
林彦俊几乎是忘了这是第几次了。

训练完之后的夜晚,他去了趟全时,在回去的路上被人拉到了某盏路灯下。
习惯性的送拐还没送出,就看到拉他的尤长靖。带着口罩,外套拉链也拉的紧紧的,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是怕外面的粉丝拍照吗?他忽然笑。
而后听到尤长靖的声音传来,松开了握住他袖子的手,开始专心致志的看着天空。
“林彦俊,看,是星星。”
他抬头,星星布满天空,每一颗都是小小的,发着微弱的光,散布在周围。就像练习生一样,每个都是弱小的星星,说不出哪颗最亮,哪颗最大,因为都在散发着自己的光芒。
他看向了尤长靖。
黑夜里,他也算是一颗星星。散发着光,虽然只是细微的亮,却又说不出的温暖,会在无意之间溜进心底。

“谢谢。”林彦俊开口。
尤长靖显然是没反应过来,他眨了眨眼睛,发出了一声“啊?”
“谢谢。”林彦俊重复了一次,声音比之前那声更亮,传到了尤长靖的耳朵里。
小兔子明显的惊讶,他扯着林彦俊的袖子,语气里满是兴奋“林彦俊你刚刚是在和我说谢谢吗!”
“怎么了,不可以吼。”
“没有啦,就是有些惊讶而已。”
小兔子像是发现了新天地,开始没完没了的说起了话,打开了话匣子。
林彦俊笑着将手放进了口袋里,转过身迈开了脚步。
“林彦俊你等我啦!”
“哼,傻傻的。”

谢谢你,我的星星。

【我等你】
晃过神,他才想起自己已经做到了第五名的位置。他看向舞台,尤长靖正在等待着名次的公布。他看上去比自己更从容淡定。
林彦俊说不出来,为什么自己会那么紧张。
他忽然后悔刚刚没跟尤长靖说那声我等你。
“让我们恭喜,香蕉娱乐练习生--尤长靖!”
他不受控制的跳起,想欢呼呐喊太好了。却又想起这是舞台,深呼吸做了几组之后才平定了心情。

他看着尤长靖迈上台阶,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
“我先去上面拥抱。”
他看到那个身影离自己远了几步,拥抱了几下之后又跑了回来。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的抱住了自己。
一抱宛如全世界都在怀中。

【再看一次星星】
“林彦俊,你有什么想要的生日礼物吗?”尤长靖坐在床上,抱着抱枕问他。
“有啊。”林彦俊笑,“想让你陪我看星星。”

我大概明白了,为什么会对《往后余生》有所感触了。

“往后余生
风雪是你
春华是你
夏雨也是你
秋黄是你
四季冷暖是你
目光所致
也是你”

尤长靖

【长得俊】繁花红毯(一)

第一次写文
ooc
圈地自萌
建议配乐:天之痕 真相是假
_

林彦俊是尤长靖曾经的男神。

_

林彦俊大概就是所有少女眼里的白马王子了吧。每次看到他,尤长靖总会这样想。

这是碰到林彦俊的第52次,在放学后的音乐室里,尤长靖看见他抱着吉他靠在白色窗帘的窗户旁,好看的手指在吉他上拨弄着细细的琴弦,在唱着自己从未听过的歌。

“等待整个冬天,你没出现……”

嗓音像是被吻过一般,每次都能在尤长靖的心烙下印记。等待整个冬天,每次听到这里的时候,尤长靖总觉得林彦俊在表达着什么故事。

“didi 你知道林彦俊在唱什么歌吗?”在图书馆的时候,尤长靖这样问过灵超。

结果换来了灵超一个震惊的表情:“彦俊哥唱歌!不行我要去找我洋哥。”

结果总是搞得尤长靖一头雾水。

_

林彦俊会唱歌。

这是后来文艺汇演上灵超发现的。

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那天中午,林彦俊突然跑了过来跟灵超说他要报名。

“我要唱歌。”他说。

尤长靖不知道为什么当林彦俊跑过他身边时他会不经意的心跳加快,只知道他身上有股很淡的橘子味。

“哇林彦俊唱的好听诶。”在第一次的彩排之后,灵超坐在观众席上说。

林彦俊好像会发光。尤长靖看着舞台想。接下来的几天,他发现林彦俊不仅仅是在放学的时候去音乐室唱歌,体育课自由活动时,下课时……

他好像记得曾听见隔壁班和林彦俊一起回家的陈立农问过林彦俊为什么会唱歌。

结果抬头的时候刚好发现林彦俊看着自己,然后笑了笑说想唱就唱了,男人嘛,没在怕的。

不在怕的。尤长靖在心里默默的重复着。

和林彦俊认识是场意外。

对于那个时候的尤长靖而言,这场意外是美丽的。

他没想到林彦俊会和自己走一样的路回家,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走了几百遍的大街上被混混公然抢劫。

“我没有钱了啦……”尤长靖被逼的差点哭了出来。

他以前总以为,这个地方会像马来西亚一样,每个人都是好人,不会出现什么抢劫 绑架的事件。所以当混混手中的刀想要触碰到他的皮肤时,脑子里全是一片空白。

然后林彦俊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

没有什么特定的音乐,也没有什么红色的披风。林彦俊就是简单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那一瞬间,他突然明白了什么叫英雄救美。

也明白了为什么会有人总是喜欢林彦俊。

因为他真的很暖。

暖到会让人不经意的注意到他。

隔壁班的小王是这样,尤长靖也是这样。

第一次看见林彦俊,他在帮老奶奶捡掉下的水果,明明看起来很凶,那时候很耐心。

第二次看见林彦俊,他在篮球场替自己的好兄弟理论。他原本只是恰好的路过,却看到他脱下了校服外套冲了进去揍了那个人一拳。

于是第三次看见他,就是在每周一的晨会上,他拿着两页的检讨书站在台上。

…………

然后第72次,尤长靖就从单方面的注意变成了双方面的认识。那天下起了雨,雨幕中,他看到林彦俊一拳打了上去,两人扭打在了一起。雨越下越大,结果后来林彦俊撑起了伞,“没事了,走吧。”他说。

可是尤长靖还是看到了他被打肿的嘴角。

尽管他一直没侧过右脸。